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第1518章 先手刺

诡三国由笔下文学(m.bizxiawx.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征西将军斐潜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变成了光头强的感觉。
????刘备占据了川蜀成都一带,采取的方案就是典型的笼络边缘被排挤的,一同打到既得利益者,然后拉拢中间派,进行利益的再分配,而斐潜,就像是隔岸观火,随时准备进攻成都的那一派。
????因此,斐潜纵然现在不准备即刻进军,也需要展现出一定的力量来,否则这个摘了桃子的刘备,说不准还真的将桃子给吃光抹净了。
????而负责展现力量的,便是魏延。
????还有跟在魏延身后的黄成。
????一前一后,一明一暗。
????当下的时间已经算是秋天了,气温什么的也是相当的宜人,山上山下,土黄与青绿的颜色混杂在一起,还看不出多少衰败的迹象。
????原本这一片山地,是飞禽走兽的乐园,这里有他们的一切,可是现在这山间多年的平静,被如同涌动的潮水般的人群所打破了。
????虽然魏延带领的人数并不是非常多,但是在山道当中蜿蜒而来,也是多少有些漫山遍野的模样。军队行列,沿着山道,蔓延到了山谷,然后重新出入在山麓间,并列绵延出去好几里,负责负责联络、规划路线的斥候在崎岖的道路间穿行,呼应着附近的众多军列,调整着一拨拨军队的速度。
????魏延希望自己是万人将,可将万人,但是他也是知道,现在他还做不了这个事情,在千人将和万人将之间,并非人数叠加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调配难度的攀升,这种难度的提升,不是人数的相加,而是相乘。
????一个百人将,可以奋勇杀敌,在前线鼓舞士气,抓住战机破阵讨杀敌方大将,这就算是非常不错了,也就成为了先锋首选,而千人将就需要考虑接阵兵卒前后调换,相互兵卒配合,攻击波次安排,人员辎重调整等等得工作,然而进入万人将得范畴,除了以上这一些,还必须了解每一个兵种的优势短处,每一个将领的位置安排,每一次攻击的前后呼应,每一块空间的利用堆叠……
????纵然双方兵卒数量种类都一样,高明的统帅甚至会全程压制,然后将对方收拾得哭爹喊娘不要不要的。
????现实当中,兵卒都是会疲惫的,普通兵卒使出全力搏杀的时间一般都在一刻钟至两刻钟之间,也就是大概15分钟至30分钟,超出这个时间之后,兵卒体力会大幅度的下降,很容易就被对方新加入的生力军所击败,所以波次更换体力下降的兵卒进行休整这个就是百人将和千人将的进阶课程。
????对于万人将来说,这个控制力度就是要扩大到战场之上的每一块区域,每一处的阵线,有没有符合自己的计划,交战的战线还需要坚持多久,损伤比率是不是可以接受,出现突发情况需不需要派遣兵卒调整等等,都必须在极端的时间,甚至是瞬间做出反应,而这样的要求对于领兵时间并不是很长的魏延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对于当下的魏延来说,五千人,大概已经是上限了,而当下三千余,多少还是好一些,至于统帅万人以上,恐怕还是需要积攒相当的一些经验,才有几分的把握。
????因为川蜀地区山地起伏不定,所以行军自然不可能保持成统一的军势行进,而是必然成为一条长蛇蜿蜒盘旋,魏延仔细规划,将军队分成了六个部分,放慢速度,呼应前行,并且每一天的行程必须是在斥候的侦测辅助之下,详细规划好次日的速度和目标之后,在斥候扎下的道标标识之下,缓缓推进,避免在任何时候出现兵卒过于劳累,甚至是军阵脱节的情况,务求以最为稳妥的姿态,迎接任何随时可能出现的敌人。
????毕竟进入了这样左右都有可能出现敌人的区域,不谨慎一些,肯定是不行的。
????涪县在西北方,梓潼在东北方,而魏延在中间,就像是一个三角形。虽然说后方还有黄成一部隐匿在后作为支援,但是魏延当然想能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为好,自己家的功勋越多越好……
????尽管说速度不快,姿态保守,但是魏延带着兵卒徐徐推进的时候,当三色旗帜如林一般向涪县压去的时候,依旧给了涪县的张飞守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梓潼方向的川蜀守军,似乎在静默着,等待着什么,似乎没有想要参与到这一场战斗当中来一样。
????伴随着双方距离的逼近,在十月初八这一天的巳时左右,刘备川蜀的刘氏旗帜出现在魏延的视野当中……
????半个时辰之后,战斗打响。
????魏延军主攻,川蜀兵主守。
????“呜……呜呜呜呜……”长长的牛角号声在山间回荡,人影前后蔓延,在川蜀的山间不多的缓坡平地上,一波波,一群群,一块块的展开,从川蜀这个防守的营寨的视线看去,似乎要绵延到天的那一边去一样。
????这一座营寨,勉强算是涪县的一个前出的前哨。
????川蜀山地多,加上商业也不差,所以伴随着商队的发展,有一个行当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山匪。
????为了维护商道,在川蜀县城和县城之间的一些要点上,大多数都会有这样的营寨,少则一队,多则一曲,卡住主要的通道,负责区域的安全。当然,如果是那些穿山小道,一般也没有商队走,也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哨站营寨。
????为了抵御征西人马,显然这个哨站营寨经过了再次的加固,营寨寨墙之上露出来的那些新木断面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时间仓促之下,这些木头既没有刷上生漆防虫,也没有煅烧表面来防腐,只是简单的糊了一层泥巴,有的地方则根本没有糊上,裸露在外。
????魏延默默的观察着,虽然远道而来,但是他并没有让兵卒歇息,而是直接进入了战斗,他相信自己手下的这些征西兵卒有这样的实力,同样也是作为一次检验,毕竟拦路的这个营寨只是涪县的一个前哨营地,自己可以重视,可以谨慎,但是不能表现得胆怯和畏惧。
????魏延决定,第一阵,选择直接寨门突破,实打实,硬碰硬,正面肛上去,尽快击溃这些川蜀人马,结束战斗。
????魏延转首,朝着一旁的传令兵下达了命令,旋即传令兵开始挥舞着旗帜,牛角号声也一
????inject()
????同响起,向前沿的军阵传递出了信息……
????魏延前阵当中,高然正在山麓间一片矮灌木之后荒地间与向自己的手下,也是自己的同伴,训着话。
????这一片灌木恰巧遮掩了高然等人的身形,让他们并没有直接暴露在川蜀守军的视线当中,但是又不妨碍他们接收魏延发出的信号。
????高然等人,便是当时突破阆中瓮城城门,一举攻占的最大功臣,龟甲盾阵。
????而领队的高然,便是从学宫之中的寒门学子当中挑选出来,特别作为担任这些特殊战阵的领队将校,如今三十多岁的他,目稳重、身如铁塔,双手皮肤粗糙,虎口长满老茧,这是战阵外的训练与战阵上的砍杀共同留下的痕迹。
????高然读过书,也做过一阵的流民,他懂的生活的不易,更知生命的可贵,同时具备一定知识的他,比一般将校更容易接受一些比较特殊的战法和指令,也是成为了征西将军斐潜军中强悍的中层力量。
????高然因为性情扎实勇烈,但是他并无突出的谋划能力,所以更适合在前线作战,而不是居于后位进行调配统御。如今,他带领的是便是征西之下的一个特别用来破门的龟甲阵,总人数近四百,其中半数都是老兵,其余的新兵,也多是一年以上,经过挑选而来的优质新卒。
????虽然在阆中高然等人已经是亮相了,但是对于汉代这种信息传递落后到令人发指的时代来说,涪县这些川蜀兵卒,还并不知道高然这些人的特别之处,又或者在漫山而来的征西兵卒之中,眼前的这些征西军阵,各个都是同样的神秘可怕。
????“……某再说一次!都听好了!待等第一波军阵退下来之后,我们便向前移动到预备线上,等第二波的军阵开始交手之时,我们便跟着向前,在一箭之地外集结,组阵!目标,是对面的寨门!注意!不用急!谁的步伐要是像上一次阆中那样乱了,回来自己个单独举着三盾练三天!听明白了没!”
????高然伸出如同蒲扇一般的大手,相互拍了拍,“都打起精神来,这一次是山路,不平!不光要看着路,还要看着大盾高低!要及时进行调整……千万别乱,真要受伤了,也别害怕,用盾遮住头胸趴下……”
????高然说着,反复强调着重点。
????“高军侯,你就放心吧,我们理会得……”高然说完,手下一个队率笑呵呵的说道,“我们都练了多久了,这又是个小山寨……来来,有谁怕的,说出来,不丢人,别耽误自家兄弟性命!这段时间多练练,下次再上也成!”
????七嘴八舌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嗨!这话说的,怕的就是孙子!”
????“就是,说什么笑话,那边又没有多少人!”
????“不就个山寨么,就一会儿的事!”
????一群人哈哈笑着,倒是真没有多少紧张的情绪。
????号角声再一次响起,代表着高然这一支部队的旗帜在中军当中被举起,来回晃着圈子。高然一眼看到,便一边示意手下旗手回应中军,一边说道,“成!都不怕就成!不过也小心些,各自位置都给我记好了!好了!该我们上了!”
????午时刚过,太阳高悬在空中,蓝天如洗,万里无云。而山道之上,黄叶黄沙之间,鲜血横飞。
????因为地形的原因,整个接战线上,真正作战的不超过两百人,双方加在一起,也就是四五百人的样子,但是同样的惨烈,征西兵卒的第一波兵卒为了扫开去除路线上的陷阱和障碍,不少人被箭矢射中,翻倒在黄沙之上。而山寨之中的弓箭手也有不少被魏延的弓手弩手压制覆盖,寨墙之上也像是骤然多了一层尖刺一样,箭矢的尾翎沾染了鲜红的血色,在风中摇曳……
????高然等人默契的在预备线上进行汇集,而与此同时,第二波前冲的征西兵卒也已经将沿途之中的那些鹿角和陷阱清理得七七八八了。
????“成了!到我们了!”高然大胜吼道,“准备结阵!”
????兵卒轰然应答,然后相互聚拢起来,在阆中城下出现过的盾阵再一次出现在了涪县前哨军寨之处……
????………………………………
????“什么!”
????吴懿抓住了前来通报的兵卒,头上青筋冒了出来,“你再说一次!征西花了多长时间破了三寨?”
????“将,将军……”可怜的兵卒吞咽着口水,“一……一日之……之内,连,连……连克三寨……距离此地,已,已是不足五十里!”
????“啊嗨!”吴懿怒喝一声,一掌将兵卒推开,脸上神情变幻,十分精彩。
????任何计划,都可能遇到不可意料的变化。
????要水淹征西兵卒,不管是要拦截涪水修建堤坝,还是进行蓄水,都是需要时间的,因此吴懿特别派遣了一些兵卒,将涪县之外的那些军寨加固修缮,企图用这些军寨拖延一下魏延前进的速度,给自己争取到在涪水动手脚的时间,但是吴懿没有想到的是,魏延的锋芒竟然如此的锋锐!
????差不多接连在一起的三个前哨山寨,吴懿原以为至少可以抵御两至三天的时间,实际上竟然在一天之内全数被魏延所攻破!
????该死,该死!
????“去看看堤坝还需要多长时间!”吴懿抓住一名自己的亲卫,急切的下令道。但是不久之后赶回来的护卫带回来一个让吴懿极其失望的消息,现在才刚刚在涪水上游投下了砍伐的大树,将其勾连捆绑在一起,正在挖掘土壤朝中间填埋,但是距离合拢蓄水,至少还是需要一天到两天的时间!
????听到这个消息,吴懿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
????魏延距离此地,不过就是四五十里,纵然天色当下已晚,魏延所部不太可能连夜赶路,但是明天一天正常来说也会赶到这里了,说不定其斥候……
????吴懿打了一个哆嗦,立刻下令道:“来人!东岸加派斥候,务必探明征西兵马动向!”
????该死的,这要如何是好!
inject()

笔下文学(m.bizxiawx.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诡三国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izxiawx.com